您正在浏览的是香港网站,香港证监会BJA907号,投资有风险,交易需谨慎
市场资讯

市场资讯

首页市场资讯资讯详情

药明生物(2269.HK)近期交流纪要解读

uSMART盈立智投 07-01 17:33

总结:

1.公司的业务没有受到biotech融资放缓、上海疫情和中美关系的影响,前4个月新增47个项目,全年预计增加项目数量超过去年,Win-the-molecule赢得3个项目,现在一共有526个项目,支撑未来的长期发展。签订了两个上亿美元的合同,首次收到300万美金的销售提成,全年预计有1000万美元;有销售提成的项目占整个管线的一半。Backlog截止4月份增加到173亿美元,主要来自servicebacklog的增长。Milestone增长不多,因为新冠项目有些临床的delay.三年backlog也在持续增长。公司仍然可以保证任何一个新项目可以在一个月内接单。

2.21年收入中有40%来自大公司,跟跨国公司的合作去年是爆发年今年会继续增加,现在正在跟跨国公司谈十几个三期项目,公司预计到25年有26-31个CMO项目,之前的预计是21-26个。公司国际化从17年开始,在爱尔兰美国和新加坡布局建厂。现在80%的业务在美国都可以做,加上爱尔兰和德国,海外的产业链已经建成。今年以来有19个客户来访,一大半都是跨国公司,前五月签了11个合同。基地今年投产,明年满产,非常快,反映出客户的需求非常高,包括来自欧洲的客户。公司的质量是全球标准,领先任何国内竞争对手至少5年以上,今年已接受25次监管检查。

3.公司去年收入跨过100亿门槛,在今后5年内预计以40-45%的速度增长。公司的PE是上市以来的最低水平。截止今年4月份,现金储备有90亿,现有债务28亿,有10亿的银行授信额度,有很大空间优化融资架构。去年Capex65亿,预计今年capex为55亿,长期看Capex的稳定状态维持在50-60亿之间。

概况

公司的业务没有受到biotech融资放缓、上海疫情和中美关系的影响,前4个月新增47个项目,全年预计增加项目数量超过去年,Win-the-molecule赢得3个项目,现在一共有526个项目,支撑未来的长期发展。签订了两个上亿美元的合同,首次收到300万美金的销售提成,全年预计有1000万美元;有销售提成的项目占整个管线的一半。Backlog截止4月份增加到173亿美元,主要来自servicebacklog的增长。Milestone增长不多,因为新冠项目有些临床的delay.三年backlog也在持续增长。公司仍然可以保证任何一个新项目可以在一个月内接单。

UVL∶美国某杂志评论到"UVL对于美国商务部来说相当于开了一个停车的罚单"。我们觉得美国方面觉得UVL是小事,但是我们股价有些过分恐慌。因为上海疫情,现在希望上海无锡两个公司分开做现场检查,先做无锡,再做上海,争取8/9月份有至少一个公司从UVL中拿掉,跟跨国公司和biotech交流,对方认为UVL对跟我们合作没有影响。

一家国际投行的报告,发现27%的biotech会更换CDMO.我们认为跟我们关系不大,这个报告调查的客户中大部分都不了解UVL而我们已经跟自己的客户进行了充分的沟通,所以它调查的客户跟我们的客户群没有重叠。我们没有因为UVL丢掉任何一个项目。

预计今年可以最少新增120个项目。

大公司开始贡献更多的收入:21年收入中有40%来自大公司。我们开始跟很多中小公司合作,他们很依赖我们做项目。过去大公司跟药明生物合作比较谨慎,想先看到我们的能力和执行力被证明后再跟我们合作。很多跨国公司了解我们是因为他们收购了我们的客户。跟跨国公司的合作去年是爆发年今年会继续增加,现在正在跟跨国公司谈十几个三期项目,比如有一个欧洲的Pharma正在跟我们谈5个项目的合作。

我们现在预计有更多的商业化项目,预计25年有26-31个CMO项目,之前的预计是21-26个。

我们的国际化从2017年开始,开始在爱尔兰美国和新加坡布局建厂。现在我们80%的业务在美国都可以做,加上爱尔兰和德国,海外的产业链已经建成(美国做研发、爱尔兰做原液生产、德国做制剂生产).正在美国建设的MFG18工厂,做临床样品生产,预计未来两周内正式放行,今年以来有19个客户来访,一大半都是跨国公司,前五月签了11个合同。这个基地今年投产,明年满产,非常快,反映出客户的需求非常高,包括来自欧洲的客户。

我们的质量是全球标准,领先任何国内竞争对手至少5年以上,今年已接受25次监管检查。

成立疫苗公司体现我们的前瞻性,,2019年只有1个项目,到现在有35个项目,客户分布全球。AZ对外表示它的新冠疫苗一半以上的原液是我们生产的,AZ在全球有超过20个CDMO合作伙伴。

XDC业务现在拿到26个IND,可以占到全球市场份额的30%.我们提供的一站式ADC服务是最完美的解决方案。

我们为VIR生产了1.8吨的中和抗体,为客户创造了超过30亿美元的收入。

我们现在的制剂产能和能力已经很强了可以媲美任何一个海外CDMO公司。前几年我们的制剂产能有限,主要用来做内部的项目。我们可以做西林瓶、预充针还有混合制剂和高浓度制剂等,可以应用在单抗、双抗和ADC上,其中高浓度制剂的开发代表生物药生产的高峰,体现我们的能力。制剂业务人均单产达到26万美元,远远超过公司平均。我们的制剂在中国美国和爱尔兰都有工厂,至今已经做了1300批,100%成功率,可以说是全球领先的制剂生产商,未来这块也会成为公司收入增长的驱动力。

我们做了4个并购来快速提升产能,完美的体现了我们的整合能力。收购苏桥生物40天后就生产出来了第一批产品。苏桥生物刚收购过来时,我们发现它全方位落后于药明生物,至少5年,系统不完善,管理人员经验不足,工厂设计不合理,项目问题很多等。我们组建了30人的突击队派到苏桥生物来进行改造,同时扩充团队。现在苏桥的客户中有一半都是海外客户之前86%的客户都是中国客户。我们将苏桥的DS产能提升了两倍,DP产能提升4倍,收入提高223%,项目数量提高314%.通过收购苏桥让我们进一步确认了药明生物在国内的绝对领先地位。我们只花了6-9个月就把一个本土CDMO升级成一个国际CDMO,证明了我们体系的整合能力,我们也会把这个模式复制到其他的区域,包括国外。

上海疫情刚开始封锁的时候,我们在4小时内动员60名员工自愿返厂后面我们成功保证生产和员工生活的正常进行,至6月1号有95%的员工返厂,到6号已经100%复工。封城期间我们用30%的员工完成了几乎100%的工作,证明员工的战斗力。我们在多地的生产设施也保证我们可以随时应对任何意外。物流也没有出现问题,想要的原材料都可以买到,没有丢掉任何合同和客户,客户对我们在疫情期间仍然能够交付产品表示感谢。封城期间我们完成了相当于正常情况下85%的生产,完成390次出口,460次进口,充分体现我们强大的供应链能力。

财务更新∶去年收入跨过100亿门槛,在今后5年内预计以40-45%的速度增长。公司的PE是上市以来的最低水平。截止今年4月份,我们现金储备有90亿,现有债务28亿,有10亿的银行授信额度,有很大空间优化融资架构。去年Capex65亿,预计今年capex为55亿,长期看Capex的稳定状态维持在50-60亿之间。我们致力于在2022年实现自由现金流转正。DSO持续下降,跨国客户的付款周期30天,国内客户在180天,跨国客户收入增加帮助我们改善DSO。DIO今年有所上升因为COVID原因我们要建立安全库存。DPO有所下降基本持平,体现我们在行业内坚持的标准付款流程。最近美元的快速升值对我们的收入是利好,75%的收入以美元计价,但是80%的成本以人民币计价。我们做短期套保来避免对利润的影响,比如套保成功抵消了我们在爱尔兰资产以欧元计价的损失。汇率套保不是用来获取收益,主要用来抵消财务上的影响,21年的外汇损失100%被套保抵消。美元的波动对我们的业绩和资产负债表不会造成影响。

Q&A:

Q∶如何看待ADC和双抗的研发前景?管线内的相关产品何时上市?GSK的PD-1的未来商业前景?

A∶2023、24年可能分别有1-2个ADC产品上市,ADC的策略跟我们单抗的策略是一样的,我们有技术、管线和产能,未来有里程碑收入和销售提成。在ADC、双抗和疫苗项目上都是类似的策略,今年双抗会有上市的产品。

很高兴看到GSK的PD-1在ASCO上公布的令人振奋的数据,这个项目是从我们的follow-the-molecule管线中出来的,体现出我们商业模式的潜力。

Q∶UVL对做项目的影响?别除疫苗项目,有多少收入来自大公司?DP业务对公司未来的贡献?

A∶UVL不影响我们把项目转移到其他工厂来做。非新冠的项目中,大公司也贡献的很多收入,具体的我们没有公布。DP规模相对较小,以前收入占比在5%,未来预计可以到10%,增速比较快,对整体margin有一定提升作用。

Q∶未来是否能进一步提升市场份额?新分子的收入占比和提升空间?

A∶市场份额不太好判断,去年是全球第二,考虑到我们未来的增速,有可能做到第一,但是行业内竞争还是很高,具体市场份额情况还是要边走边看。新分子是做战略储备,收入不会太大,帮助我们在新领域内占位,类似我们7年前开始做双抗。

Q∶对手产能规划到25/26年,,我们只到24年,差异的原因?未来产能扩张是自建还是收购?耗材是否会用国产品牌?

A∶我们发展很快,给25年的规划会有很大出入只关注眼下的两三年扩张。

通过收购证明了我们的整合能力,我们扩产会是两条腿走路,好的收购标的可遇而不可求。我们的供应链完全没有影响,可以买到任何我们想买的东西,不需要找替代。国内其他公司由于买不到被迫用国产品牌代替。我们能用国产供应商的地方不多。

Q∶我们跟国际对手的竞争优势?未来服务backlog的趋势?

A∶我们的优势就是来我们这里做项目可以做成,背后是我们的人才、技术、体系和文化。上海封城进一步体现出我们的执行力。backlog现在已经很高了,再有很高的增速很困难,同时我们的backlog消耗速度也是很快的,我们现在能做到backlog增长还是很亮眼的。

Q∶Al技术在公司的应用潜力?大客户的定价和毛利率趋势?

A∶我们有500多个产品,未来对Al的探索会坚持自己做。定价基本是一致的,如果量大的话,价格会进行一些调整,但是如果只做一个项目,价格基本一样。

Q∶大客户项目的例子?PPQ(ProcessPerformanceQualification)工艺性能确认项目对未来商业化项目的影响?

A∶有一个largepharma过去有两个项目在我们做的很好,现在就打算跟我们谈5个项闫。另外有一个largepharma收购的公司在我们这里做了5-6个项目。我们在CDMO前十中是新秀,但我们可能是最强的,有很强的竞争优势。做PPQ成功了基本可以进入到商业化,我们80%的PPQ最后都进入到了商业化。

Q∶5-6月份的项目增加情况,特别是在国内的客户?ADC和双抗的生产成功率有多少?5个Biotech的疫苗客户后续是否可以在我们这里做生产?

A∶没有看到国内的项目增速比海外慢,全年也可能达到新增150个项目的目标。我们的成功率96-98%已经在行业内非常高,在单抗、双抗和ADC都可以做到这个成功率,行业内90%以上的成功率就非常不错了。MAH在国内还没有完全成熟,对疫苗的国内收入不做预期。这些biotech非常希望跟我们合作。

Q∶全球生物药创新方向?如何进一步发展CMO业务?

A∶新分子和mRNA很多公司在做这块的研发,但是相应的没有特别多的CDMO来支持他们。无论是DS还是DP业务,我们都是先开发技术,最后就是比别人更快、更好、更便宜。我们从CDMO进化成现在的CRDMO,我们的商业模式决定了我们现在和未来的爆发潜力。25年预计我们有近30个CMO项目,所以这块会持续快速发展。

Q∶国外投入Capex对毛利率的影响?CMO项目增加对毛利率的影响?各个不同板块如何分配公司内部资源?

A∶海外的Capex和cost是国内的2-3倍,国内业务可以做到45-50%的毛利,欧美只能做到30-35%.我们希望拿我们欧美厂的毛利跟海外竞争对手直接相比,但是由于我们有国内业务,希望在业务稳态的时候综合毛利会比竞争对手高。另外新厂的产能利用率低的时候(比如低于60%),会拉低我们的毛利率。后面我们会有里程碑付款和销售分成,可以进一步改善毛利率。

我们公司下面有非常多好的赛道,我们的资源非常充沛,不管是Capex还是人力,能够支持任何新平台的增长,也体现了行业/内强者恒强的趋势。我们新分子的打法跟最开始药明生物发展的策略是一样的。

Q∶未来产能过剩的担忧?头部CDMO未来相互竞争的趋势?

A∶头部公司扩建产能体现行业内的强者恒强的趋势,头部公司有资源,对市场变化更敏感。所有头部都在扩张产能,不是偶然,反映了行业内的需求增长,比如跨国公司更倾向于外包、自建产能比较谨慎,biotech还有很多未被满足的需求。头部产能扩建最后的结果要到25-26年才能看到现在很难讲。药明生物的优势就是我们有全球有最大的产品线我们产能过剩的可能性最小,甚至没有过剩。我们很早就跟客户建立关系,其他人后面再来抢项目就很难。头部几家CDMO公司可能未来市场份额达到80%。

Q∶DP业务的收入预期?

A∶按照生产量来算,如果量小的话,大概7-15美金/瓶,量大的话,3-5美金/瓶。

Q∶ADC和疫苗业务的增速?UVL和FDA无法进行现场审核,这种情况何时可以结束?

A∶ADC和疫苗增速比传统抗体业务快。UVL和FDA无法现场检查都是短期的影响,我们希望上海和无锡两个厂一个一个的来解决,理想的情况是

8-9月解决一个厂年底两个都解决。

Q∶疫苗项目的阶段拆分?30亿美金的疫苗项目的进度以及收入贡献?未来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方法?

A∶疫苗去年做了5亿份新冠疫苗,更多的项目还在临床前阶段(补充∶截止今年四月,有12个发现阶段项目,16个临床前,3个二期,3个三期/BLA,1个商业化).爱尔兰疫苗的项目去年贡献2-3000万美金收入,今年预计贡献5-6000万美金收入,24年之后至少每年1亿美金收入。疫苗和ADC现在在收入占不大,但是增速非常快。我们希望是多元化的供应链,选哪个要看质量,我们也跟供应商合作来提高质量。目前我们的国内供应商占比低于10%。

Q∶ADC占生物药管线的比例?一次性生产的占比?

A∶ADC占比的确不高,将来会越来越高,也是行业的积累过程,现在大概占生物药的20%。通过我们的努力以通这一次性技做任何项目。以前未家觉得一次性技术做不了年销售超过50亿美元的产品,我们用我们的技果可以做5吨甚至10吨,对应的销售额可以到80-150亿美元,技术上现在已经完全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