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瀏覽的是香港網站,香港證監會BJA907號,投資有風險,交易需謹慎
您正在瀏覽的是香港網站,香港證監會BJA907號,投資有風險,交易需謹慎

資訊

首頁資訊資訊詳情

歐洲會為核電開綠燈嗎?

格隆匯 01-17 17:28

本文來自: 能源雜誌, 作者:陳衞東

早在2021年11月,筆者就提出:儘管很多人都認為歐洲是世界能源轉型實踐中的優等生,是中國等國家學習的榜樣,但這次能源危機暴露出來歐洲深層次的核心問題是缺乏統一的能源政策和戰略。

在政治和經濟領域裏,法國德國是歐盟的核心;但在能源政策上,法國德國是離心離德的兩極。如果法國德國不能調整和協調在能源轉型、碳中和戰略和行動上的立場,歐盟很難繼續維持自己能源轉型優等生的形象。而法德在關於歐盟可持續能源策略上的最大分歧就是“核能是不是綠色能源,可否應該獲得歐盟能源投資政策的支持?”


爭議的綠色能源


歐盟各國早已因對核能的態度分為兩個陣營:法國、芬蘭、捷克等國支持將核能列為綠色能源,這些國家較為依賴核電,法國的核能發電佔比甚至達到70%,為全球最高。奧地利、盧森堡、西班牙、德國等國則反對核能,這些國家或是沒有核電站,或是正在逐步關停核電。

目前德國新政仍然計劃在2022年關閉所有在運行的6座核電站。即便在當前天然氣供給不足、氣價電價處於歐洲最高的“能源危機”時期,德國仍然關停了原計劃6座核電站中的3座。

2020年6月18日,關於建立促進可持續投資框架和修正條例的(歐盟)第2020/852號條例(歐盟)2019/2088(《分類法條例》)規定了一個分類系統,建立了一份環境上可持續的經濟活動清單。在《歐洲綠色協議》的背景下,這一分類系統旨在將私人投資引導到可持續的活動中。

據路透社和彭博社等媒體此前報道,歐盟委員會去年12月31日發給各成員國一份提案草案顯示,歐委會計劃將一些核能和天然氣項目暫時列入“綠色能源”分類中。這一“綠色能源”分類全稱為“歐盟可持續活動分類表”(EU taxonomy for sustainable activities),旨在引導私有資本撤出污染較高的經濟活動,轉而投入歐盟列出的較為環保的產業。

彭博社稱,這一分類受到全球投資者的緊密關注,可能吸引數十億歐元的私人投資。歐委會此前將太陽能、地熱、氫能、風能、水力和生物能納入分類中。是否要將核能和天然氣納入分類的決定於去年4月被延遲,且一直備受爭議。

核能是不是綠色能源一直是國際上爭論不休的話題。歐盟執委會的這份議案將部分天然氣和核能標記為綠色能源,對符合規定的核能和天然氣電力投資屬於“綠色投資”。提案對於可被納入分類的天然氣電站和核電站列出了一定的要求:新建的核電站需要在2045年前獲得建設批准,並滿足一系列防止重大環境危害的標準;天然氣電站必須用於替代煤電,二氧化碳排放量不高於每千瓦時270克,在2030年前獲得建設批准,並在2035年年底前轉型使用可再生能源或低碳排放的燃料氣體。

雖然核電存有一定安全風險,但幾乎沒有温室氣體排放;天然氣雖然是化石能源,但碳排放和污染較低,被普遍視為向可再生能源過渡的重要能源。歐委會今年1月1日發佈聲明表示,天然氣和核能可以在向可再生能源轉型的過程中起到一定作用。如果大多數歐盟成員支持提案,該提案將於明年(2023年)成為法律。

在格拉斯哥氣候峯會召開的同時,多個歐洲國家就敦促歐盟委員會承認核電為“可持續”能源。這一問題讓歐盟內部產生分歧。法國、波蘭等8個國家呼籲歐委會承認核能是“可持續發展”的能源。“核電是一種綠色能源,它幾乎不產生二氧化碳”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總幹事格洛西(Rafael Grossi)説。

法國總統馬克龍也持這種觀點。在今年4月總統大選前,馬克龍似乎重新發現了核能,他不久前宣佈將投資10億歐元用於核能擴建。法國目前用電量的70%來自核電,這一比例是全球最高的。

法國政府稱,沒有核電,歐盟就無法按計劃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據歐盟外交官透露,法國通過密集的幕後談判,説服了歐盟多數國家,接受核能成為歐盟“可持續能源分類標準”的一部分。而且支持核電的法國剛剛開始擔任為期六個月的歐盟輪值主席國。歐盟有關部門將在數週後公佈的這一標準,吸引了全球投資者的關注。如果核能果真被列為“可持續”,將無異於建議金融市場投資核電項目。


糾結的德國


德國是歐盟第一大經濟體,正在大力推動“退煤”、“棄核”,加之剛剛組建三黨新政府,其官方態度備受關注。

德國總理朔爾茨的發言人Steffen Hebestreit於1月3日表示,柏林認為核能是“危險的”,因此不支持歐盟委員會將核能列入可持續投資清單的計劃。在核能問題上,Hebestreit支持綠黨的立場。“我們認為核技術是危險的,而且廢物處理問題仍未解決。我們明確拒絕歐盟委員會對核能的評估。”

但是對於是否將核能和天然氣納入“綠色能源”分類一事,德國的態度實際上“很糾結”。

新華社1月4日報道説,德國聯合政府有多團結,核能問題是第一關。事實上,這個問題是新政府的第一次壓力測試,綠黨的政客們説,他們擔心如果柏林不果斷地站出來反對給核能貼上綠色標籤,他們將失去信譽,並在即將到來的聯邦州選舉中受到懲罰。

對新政府來説,當下也是一個尷尬的時刻。近日,新政府不得不承認,德國“很可能”無法在2022年和2023年實現其氣候目標。這引發了其他歐盟國家的懷疑,尤其是嚴重依賴核能的法國,他們懷疑德國在不依賴核能的情況下削減排放的決定是否合理。Hebestreit説:“政府也同意,目前我們需要將天然氣作為一種過渡性技術,”因為“德國在可預見的未來將需要大量電力”,這些電力還不能完全來自太陽能或風能等可再生能源。

而來自自民黨的德國司法部長馬爾科·布希曼(Marco Buschmann)堅決支持綠黨的反核立場,他誓言“將盡一切努力發揮我們的影響力”在歐盟層面阻止將核能列入分類清單。可見德國聯合政府中三黨派的意見並不一致。

歐盟成員國和歐洲議會將在下週結束前就分類草案提供反饋意見。預計歐盟委員會將於本月晚些時候提交最終決定,等待批准。要想阻止歐盟委員會的提議,至少需要20個國家(代表歐盟65%的人口)的反對,或者歐洲議會的多數席位——這個結果不太可能發生。有報道説,對即將對該提案的投票中,德國很可能會投棄權票。

核能與天然氣是否能納入“綠色或可持續經濟活動歐盟分類法”?儘管投票還未進行,我認為結果是肯定的,該提案將獲得多數歐盟成員國的批准,並將在2023年成為歐盟的法律。將核能和天然氣能源納入該法案,可能對歐盟內外都產生重大影響。在歐洲,這關乎數十億歐元建設脱碳所需的電廠和技術的援助資金將流向何方,另一方面,核能本身被認為是可持續的投資,將開啟一波全球在核能的投資浪潮。

該提案很大程度上彌合了法國德國在能源轉型方向上的爭議,歐洲將繼續引領世界的能源轉型碳中和進程,仍然可以扮演“模範生”的角色。中國的一次能源結構和歐洲有很大的不同,在工業化進程和社會發展階段上也還有很大的差異。但在彌合不同能源行業的現狀、利益和責任,調和“豐滿理想和骨感現實”的巨大差異,政府制定戰略和政策過程等方面,歐盟的實踐的確還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鑑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