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的是香港网站,香港证监会BJA907号,投资有风险,交易需谨慎
||ENG
您正在浏览的是香港网站,香港证监会BJA907号,投资有风险,交易需谨慎
||ENG

資訊

首頁資訊資訊詳情

博彩股集體暴跌之際,我們來聊一聊它的未來

格隆匯 09-15 21:14

晚清時期,廣東民間一些地方街頭賭博成風,較為出名的有“番攤”、“骰寶”、“鋪票”、“白鴿票”、“山票”、“字花”等花樣玩法,是為民眾日常生活中最多參與又最引非議的一項陋習。清代詩人寫詩有云“銀牌高懸門市東,百萬居然一擲中;誰向風塵勞鬥色,博徒自古有英雄。”形容當時民間賭博風氣之盛。

1847年,時任澳葡政府總督彼亞度在面對澳門財政入不敷出的拮据情景時,計上心頭,乾脆宣佈把賭博合法化。同時為了更好收税,還推出了所謂“專營制度”,即政府通過公開招標而賦予中標人以壟斷經營的權限。以後,博彩業在澳門一步步壯大起來。

174年後的今天,博彩業已成為了澳門特區的支柱產業,為促進澳門經濟、就業發展發揮了非常重大作用,很多博彩公司也紛紛登陸資本市場,成為市值百億千億元的超級巨頭公司。

由此,澳門也成為了繼美國拉斯維加斯、摩納哥蒙地卡羅之後的全世界第三座最著名“賭城”。

然而,就在今日,隨着一紙公吿,澳門博彩股集體遭遇比疫情衝擊更慘,行業有史以來最大的單日暴跌行情。其中銀娛、金沙兩家千億巨頭跌幅分別超20%、30%,其他百億級的也多跌超2成。

説這是澳門博彩股歷史上的“至暗時刻”,毫不為過。

根據澳門特區政府發佈就修改第16/2001號法律《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公開諮詢,其中提出了9項諮詢重點。包括:(一)經營娛樂場幸運博彩的批給數量;(二)批給期限;(三)增加對承批公司監管的法定要求;(四)僱員保障;(五)強化對承批公司、博彩中介人及合作人的審查機制;(六)引入政府代表;(七)推動非博彩元素的項目;(八)社會責任;(九)明確刑事責任及行政處罰制度

這次內容中的一、二、三、六、九個重點內容尤為引發市場關注,結合當下粵港澳大灣區和琴澳一體化發展戰略被高度關注的關口,市場因此反應出了一些相比以往相當不一樣的變化。

當然,現在看來,市場反應可能是有點過度了。至於這個諮詢文件到底意味着什麼,懂的人不需要説太多。在這裏打算跳出行業,從更高的視野角度跟大家分享一下個人不成熟的看法,不見得對,請多包涵。


1

共生


170多年來,澳門博彩業的發展先後經歷過了數個階段發展。

1961年,澳葡政府葡萄牙政府頒佈法令,批准澳門為“恆久性博彩區”,將已合法化的幸運博彩經公開競投方式批給專人承辦,也即專營制度。由此,澳門博彩業的門檻大幅提高,只能有少數公司經營,也是從當時開始,“澳門賭王”何鴻燊開始迎來他的傳奇一生。

澳門回購後,2002年,在中央政府和澳門地方政府領導下,博彩行業進一步改良博彩制度,轉為合約公開競標,公司可以轉批的制度,先後發放了3正3副共6張博彩牌照,以形成合理競爭格局。六張賭牌發放之後,各家博彩公司紛紛興建賭場,2002至2008年間,金沙娛樂場、永利澳門娛樂場、星際娛樂場等九家大型賭場紛紛開業,澳門博彩博彩行業從此迎來最高速發展時期。

2013年,澳門博彩業毛收入3619億澳門元,創出歷史峯值。但隨後隨着監管政策的趨嚴、貴賓業務收入的縮水,博彩業收入結構進行不斷的調整,收入規模有所回落。

澳門博彩税收也由2000年的56.47億澳門元提升至2019年的1127.10億澳門元,佔澳門公共財政的收入比例從36.8%提升至80.1%,成為“一業獨大”的獨特發展結構。

同時,博彩業也為澳門當地居民提供了大量的就業崗位,根據澳門統計暨普查局的統計數據,澳門博彩及博彩中介從業人數常年保持在總就業總人口的26%以上。

如果加上間接為博彩服務的酒店、餐飲、旅遊等就業人數,這個比例還要再上一個大量級。

在澳門的本地人中有過半從事博彩相關職業,最輕鬆的工作就是在高檔賭場裏做個荷官,每天8小時,不用996就能獲得月薪過2萬澳門元的收入。澳門統計暨普查局資料顯示,2018年人均本地居民總收入為614950澳門元,月均超5萬。

可以説,經過上百年的浸潤,博彩業已經深入澳門當地社會民生、經濟的靈魂,成為特色發展基因。

但博彩業在成就了澳門特色經濟發展的同時,自身也要不斷適應時代發展的要求,從牌照控制,到業務調整,到監管制度的完善,這個行業時刻需要面對從高速野蠻生長到規範有序發展的轉變。

對於行業裏上市公司,時至今日,我們需要認真考慮一些問題:

如今博彩行業已經佔據澳門8成以上的税收佔比,構成整體經濟參與的主體,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澳門地區經濟的發展,一榮俱榮。這個行業的提升空間還能有多大?而如果沒有改變,這個行業的天花板會有多低?

要知道,自從2013年澳門政府加大對博彩行業監管規範力度之後,博彩行業的税收規模再也沒有創出新高。

而博彩收入增長乏力,對於澳門來説意味着什麼相信不用再説明。


2

桎梏


一條腿壯,一條腿弱,終究難以長期平穩前行。

這道理對於經濟體也一樣,過度依賴單一經濟發展模式,也有一定的弊端。

一方面,“一業獨大”的經濟發展路線相對會較窄,市場空間在未來長期也可能遇到增長瓶頸。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制約了澳門其他產業的進一步發展。尤其是現在澳門的金融人才明顯缺乏,其他科技產業發展遲遲取不到好成效,導致整體發展進一步依賴博彩業。

同時也導致澳門與內地的產業生態連接有一定割裂,協同效果不明顯。在如今澳門被納入粵港澳大灣區以及琴澳一體化的戰略發展大框架下,這種經濟發展模式相對來説格局就小了。

另一方面,單一經濟模式對宏觀的抗風險性較差,這可以從去年來的全球疫情衝擊對澳門經濟的影響可以看得出。

在去年的疫情期間,澳門一度全城封閉,旅遊/博彩/餐飲等行業幾乎全線停擺,讓澳門的經濟發展乃至基本生活消費一下子遭受了巨大的壓力考驗。

其中,博彩業作為其中的核心,因為疫情影響,去年的整體業績遭遇空前影響,多家博彩股股價在兩月之內遭腰斬,而在今年初的疫情二次爆發期間,同樣的行情再次上演。到如今,大部分的博彩股不但仍沒有恢復昔日榮光,還走出了明顯的下行趨勢。

同時,截至目前在港股上市的23只博彩股中,僅有3只個股的市盈率為正,其他個股全線虧損。非常顯然,這整個行業現在都處於相當不健康的發展狀態。

股市作為經濟的晴雨表,博彩股全面虧損的背後反映的正是澳門博彩業景氣度有所不如大趨勢,這其中固然有疫情和政策干預的短期因素影響,但起碼顯著反映出了單一模式的脆弱性。

擺脱單一產業依賴,發展多元化,是澳門顯然存在的內在需求。

另外,眾所周知,博彩業作為xq最方便有效的“工具”,無論海內外都存在這些弊病,這也是澳門一直需要解決的現實問題。在發展其他產業之前,這個問題必須要有有效的解決方案。

可以肯定的是,博彩業作為澳門發展的支柱產業,也是國家一直認同鼓勵的特色產業,整體的發展方向不會受影響。但,從大局觀看,以往監管不到位、機制不夠完善、法律不夠嚴明的情況需要改一改了,要規範發展,就要切切實實做理清,一切放在陽光下。

事實上,近年來澳門一直在收緊對賭場的審查,今年6月澳門博彩監察員人數增加了一倍多,趨勢已經很明顯。

這樣一來,澳門的博彩行業迎來新的自清檢驗,已是必然。這對於一些以往寄希望於借博彩業做違法行為的人來説,漏洞從此不有了,但可能交易額也會受影響,這是今天市場反應所以如此大的原因之一。

另一個原因在於,諮詢內容重點中有提到對牌照數量及期限的徵詢意見,市場也擔心新形勢下有新變化,越是在前輪受益最大的巨頭公司,擔心就影響越大。


3

機遇


澳門地處珠江三角洲西岸,東與香港、深圳隔海相望,南臨中國南海,北與珠海拱北相接,西與珠海灣仔和橫琴相望,從地理位置上看,澳門天然是中國非常具有戰略意義的一個對外窗口。

但另一方面,澳門陸地面積僅32.8平方公里,導致了這個優勢極好的位置卻被地理空間限制了發展潛力。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戰略規劃成為了破局之手,把澳門這個彈丸之地融入到國家更高層次的戰略發展框架中去,發揮獨特優勢互補的同時共同打造世界級級城市羣,由此突破澳門單一經濟模式的限制,促進澳門經濟實現多元化發展的新局面。

在近日發佈的《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中明確打造琴澳一體化,讓澳門從空間和經濟模式上全面升級,其中重點提到發展科技研發和高端製造產業、中醫藥等澳門品牌工業、文旅會展商貿產業以及現代金融產業等多種業態。

尤其發展現代金融行業,規劃明確鼓勵澳門充分發揮對接葡語國家的窗口作用,鼓勵社會資本市場化參與資本投資、支持在合作區開展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支持發展財富管理、債券市場、融資租賃、跨境機動車保險、跨境商業醫療保險、信用證保險等現代金融業。

這其中的影響和戰略意義有多大,參照現在香港金融業方面的發展就知道了。

如果在澳門能建立起繼香港之後的中國又一個對外的人民幣國際清算中心與金融服務平台,那對澳門來説,這絕對是一個無比巨大歷史新機遇。

事實上,澳門除了發展博彩這個特色產業外,發展金融業、旅遊業等也具有非常大的天然優勢,這裏不展開了。

小地方,不一定不能向更高的層次發展。

現在的新加坡也很小,但卻是繼倫敦、紐約、香港之後的第四大國際金融中心、本身也是一個無論經濟還是社會環境都非常優秀的發達國家。

更甚者,盧森堡的面積僅有2586.3平方公里,人口數量跟澳門非常接近,但其卻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是全球第二大僅次於美國的投資信託中心。

這兩個國家,共同的特點地方小但金融業發展極其發達,並且由於屬於國際性,還具備單個經濟體不具備的抗風險能力。

當然,澳門離它們的差距還極大,但它們不失為澳門未來發展的一個方向和典範。

近兩年,澳門成立“澳交所”的消息一度傳出,雖然時至今日還未有太多新動態,但多少反映了澳門的進取之心。

但在這之前,完善澳門金融市場的各種監管是大前提,而這對於博彩行業來説,意味着還很多東西和關係還需清理清楚,要迎來更加陽光的監管,以後也要更加規範的發展。

這也是必然趨勢。

而這到底會對博彩業產生多大的影響,值得深思。

4

尾聲


有人説,一代賭王的離去,象徵着澳門博彩行業的黃金時代成為過去。

其實不然,這個行業既然已成為高度認可的特色經濟產業,尤其在新發展大局下,它反而會展現出更強盛的新生命力。

未來的澳門一定會是在新的國家發展大局下呈現新的動能,和更廣闊的市場空間,創造出博彩、旅遊、金融等多元發展的全新局面。

到時候,在金融業快速發展,旅遊業進一步擴張的背景下,未來的需求肯定會從全球海外國家、以及內地更大的湧入,把澳門經濟這個蛋糕一起做得到越來越大,這對澳門的博彩業肯定也會帶來更多的增量機遇。

但新的出發才剛剛開始,開花結果需要時間,這個已在大面積虧損的行業,可能還需要多一點時間和忍耐。